劳荣枝案二审结束:自称良知尚在“罪不至死”,检方建议维持原判


劳荣枝案二审结束:自称良知尚在“罪不至死”,检方建议维持原判

8月20日,劳荣枝案二审进入第三天。当天的庭审持续至18时20分许,审判长宣布休庭,择期宣判。

上游新闻记者获悉,劳荣枝在辩论阶段称,自己良知尚在,罪不至死,检察员认定的事实与实际情况不符,请求审判长以实际情况进行认定。检方则认为,一审判决事实清楚、证据确实充分、程序正确,量刑适当,上诉人上诉理由不能成立,请求法院依法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8月18日至20日,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劳荣枝故意杀人、抢劫、绑架上诉一案。图片来源/“江西法院”公众号

劳荣枝辩护人在法庭上认为,上诉人劳荣枝系被动参与作案,劳荣枝是法子英作案的工具,检方认定劳荣枝参与故意杀人具有“明知、应知”,需要更多证据进行认定。

在当日下午的辩论中,检察员向法庭出示了劳荣枝的多份有罪供述,且展示了诸多劳荣枝、法子英在逃亡生活、作案过程中的诸多“非亲历不可知“的细节。

检察员提到,劳荣枝曾供述称,其不会生小孩,因为自己做了很多犯罪之事;逃亡生活很快乐,除了与家人不能联系;在坐台期间,有两个男人想与她睡觉,但自己没有和他们睡觉,各被骗2000元;还曾提到自己与法子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等。

劳荣枝对涉及故意杀人指控全面否认,并称全程系被迫参与,“我从来不想触犯法律,只想做个好公民“,“我也是受害者,不是我做的,也要我认,就好冤“。

劳荣枝还提到,自己逃避追捕,是因为害怕,“这点我很抱歉”,“法子英说没有其他路了,只有逃”。“当时我还年纪小,不会思考,依赖他,只有逃了”,“我想一辈子在车上过,不要停下来,因为我怕”。

8月20日,江西南昌,在为期3天的庭审结束后,被害人熊某义的弟媳走出法院后接受媒体采访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萧鹏

在辩论阶段,控辩双方对一审阶段颇具争议的法律援助律师被指“占坑”问题进行了阐述。检察员提到,劳荣枝曾明确提出不接受家人聘请律师,认为请律师没用,不想让家人受损失。多次表示愿意接受法律援助律师。

劳荣枝称,一审阶段之所以接受法律援助律师,是因为不想花家里的钱,挺对不起家里的。她提到,她对法援律师的工作表示感谢,得知自己家人与法援律师在一审结束后发生了不愉快,对此表示歉意。

劳荣枝在第二轮辩论阶段说,现在命运把其推向二审,希望媒体不要恶意炒作自己,自己对被害人家属表示歉意、同情,愿意服刑救赎自己的灵魂。

劳荣枝在最后陈述阶段说,自己不认可一审(判决),自己也想赎罪,三天以来做了如实供述,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,希望尽早回归社会,尽力赔偿受害者。

庭审结束后 ,南昌案被害人熊某义的弟媳向记者表示, “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,希望给死者一个交代,给死者一个公平。公正会迟到,但永远不会缺席。”

上游新闻记者 萧鹏